高雷雷——一脚踢散“辽小虎”的京城“非主流”

他成名于甲A联赛,曾凭借一己之力阻止中国版“凯泽斯劳滕奇迹”,他是中国80后球员中的留洋先锋,为追求纯粹的足球而选择浪迹天涯,他是国内足球圈中的著名“非主流”,说一不二的行事风格让他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今天

人物关系:马郁(妻子/歌星)、杨祖武(俱乐部经理)、杨璞(俱乐部队友)、庄毅(俱乐部队友)、邵佳一(俱乐部队友)、徐阳(俱乐部队友)、李毅(俱乐部队友)、陶伟(俱乐部队友)、徐云龙(俱乐部队友)、卡西亚诺(俱乐部队友)、殷立华(俱乐部教练)、沈祥福(俱乐部教练)

职业生涯轨迹:北京电车队(全国乙)、武汉红桃K(甲A)、北京国安(甲A/中超)、新西兰骑士(澳超)、迈帕(芬兰超)、惠灵顿凤凰(澳超)、科特卡古迪比(芬兰甲)、明尼苏达群星(MLS)、北京八喜(中甲)、科尔内利亚(西乙)、埃斯特雷马杜拉(西乙)

退役日期:2011年03月06日(第一次)、2020年07月12日(第二次)

主要荣誉:1次足协杯冠军、1次超霸杯冠军、1次甲A联赛季军、1次中超联赛季军、2次足协杯亚军、第5位欧联杯登场的中国球员

通过FM属性图可以看出,当年留洋芬兰超级联赛迈帕俱乐部的高雷雷已具备了立足欧洲次级别联赛的实力,上佳的身体素质搭配细腻的技术让他能够胜任中前场的多种位置,当然相对缺失的精神属性也令他的整个职业足球之旅始终处于浪迹天涯的状态;接下来,我们就共同走进高雷雷的足球世界。

上世纪八十年代正值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作为皇城根儿下长大的孩子,幼年时期高雷雷所接触到的新鲜事物便要比同龄孩子更丰富,高雷雷的父亲是北京体育师范学院(首都体育学院)的一名高级教授,受到父亲的影响,高雷雷从六岁起便与足球结缘。

在那个传统思想占主导地位的年代,尚未职业化的中国足球显然不是父母们为孩子规划人生的第一选择,但高雷雷与生俱来的足球天赋却被体育科班出身的父亲看在眼中,学业和练球“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成为了高雷雷童年时期的主旋律。

为了德、智、体全面发展,高雷雷在小学阶段便辗转了三所学校,从学院路小学到什刹海体校再到科大附小,大有“孟母三迁”的意味,在经过人大附中的三年锤炼后,1995年,15岁的高雷雷被职业球队北京电车俱乐部选中,从此开启了自己的职业足球之旅。

然而在1997赛季,北京电车俱乐部由于冲击甲B联赛失败而宣告解散,17岁的高雷雷远走他乡加盟武汉红桃K,在殷立华指导的悉心栽培下,高雷雷的足球技战术水平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并一度成为了甲A联赛最年轻出场纪录的保持者。

1999赛季,19岁的高雷雷荣归故里加盟北京国安,此时的他已然身披甲A联赛妖星的“华丽外衣”,作为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孕育出的首批青年才俊,高雷雷的身体素质以及技战术功底也得到了京城球迷的一致认可。

1999年同样是高雷雷一战成名的一年,1999赛季的甲A联赛冠军之争异常胶着,以李金羽、张玉宁、曲圣卿、李铁、肇俊哲为班底的“辽小虎”军团在神州大地掀起了青春风暴,而以宿茂臻、郝伟、刘越、高尧、宋黎辉等实力悍将为核心的山东鲁能泰山同样势如破竹。

“天王山之战”一直持续到了甲A联赛的最后一轮,赛前辽宁队积46分排名榜首,山东队积45分位列次席,也就是说在最后一场比赛里,只要“辽小虎”做好自己全取三分,那么中国版的“凯泽斯劳滕奇迹”就将上演。

然而,横在辽宁队身前的最后一只“拦路虎”正是“御林军”北京国安,1999年12月05日,北京工人体育场人声鼎沸,比赛的过程同样波澜壮阔。

上半场辽足“胖虎”曲圣卿先拔头筹帮助球队取得领先,此时的“辽小虎”一只手已经触摸到了联赛金杯,然而随着对抗强度的不断增加,比赛的火药味逐渐变浓,先是张玉宁被连续侵犯,随后李金羽头破血流。

也许是看到队友连续被侵犯,辽宁队球员显得有些情绪失控,吕刚在一次拼抢时的暴力对脚被当值美国籍裁判抓到了现行,直红罚下的结果也让比赛的天平瞬间向着对“辽小虎”不利的局面倾斜。

下半场第71分钟,一个左右冠军归属的“夺命判官”替补登场,他就是高雷雷,2分钟后,高雷雷灵巧地在禁区前沿连续摆脱并远射破门,苦守了大半场的辽宁队顷刻间崩塌,1-1平,高雷雷用一脚“飞火流星”彻底击碎了“辽小虎”的心理防线。

最终的大结局是:高雷雷凭借一己之力阻止了中国版“凯泽斯劳滕奇迹”的诞生,而山东鲁能泰山则以5-0大胜武汉队,以1分的微弱优势反超辽足登顶甲A冠军王座,并成为了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以来的第一支“双冠王”球队。

而当时年仅19岁的高雷雷也因此球“一战成名”,更加令人惋惜的是,昔日叱咤风云的“辽小虎”青年近卫军似乎也被高雷雷的一脚惊天远射踢丢了魂魄,此后接连发生的曲乐恒车祸、张引下课、曲圣卿、张玉宁、李金羽转会等等事件,也让辽足从此一蹶不振,时至今日仍未能恢复元气。

前文提到,精神属性的相对缺失是高雷雷整个职业生涯的最大“绊脚石”,面对中国足球圈内的诸多乱象,高雷雷不愿随波逐流,这也导致他在为北京国安效力的近八年时间里,始终无法为球队提供稳定的输出。

八个赛季,高雷雷代表北京国安总共出战121场,轰入12粒进球外加17次助攻,帮助“御林军”先后收获1次甲A联赛季军以及1次中超联赛季军;2006年下半年,高雷雷被国安队租借到澳超新西兰骑士队,这是他第一次走出国门领略异国他乡的色彩。

2007年,与北京国安合同期满后,高雷雷以自由身签约芬兰超级联赛迈帕俱乐部,正式开启了自己的另类留洋之旅,与此同时,高雷雷也成为了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位使用“博斯曼法案”的职业球员。

关于“博斯曼法案”,其核心规则就是职业球员在与所属俱乐部合同期满之后,有权在不支付任何转会费的情况下自由加盟其他俱乐部,也就是球迷们如今所熟知的“免签”,诸如:莱万加盟拜仁、博格巴加盟尤文、德弗里加盟国米等等都是“博斯曼法案”的经典案例。

前文之所以说高雷雷的留洋生涯颇为另类,是因为在他所效力的所有海外俱乐部中,没有一支球队来自于欧洲五大联赛,有些俱乐部的水平甚至低于中超联赛球队,但高雷雷却始终坚守着自己的留洋梦并乐此不疲。

其一,高雷雷对国内足球圈的氛围失望至极;他曾不止一次公开炮轰过国内教练训练模式、国内球员生活习惯等诸多问题,当然高雷雷也清醒地意识到,以他一人之力对抗整个中国足球大环境无异于螳臂当车,所以他选择敬而远之。

其二,高雷雷自身的性格也让他与国内足球圈显得格格不入;敢想敢干,说一不二甚至口无遮拦的行事风格自然会得罪很多圈中的业内人士,这也让他在国内足坛的生存空间极其狭小,而高雷雷心中所追求的纯粹的足球只能够在国外联赛中找到慰藉。

在为芬兰超级联赛迈帕俱乐部效力期间,高雷雷曾代表球队在欧联杯对阵布莱克本的比赛中登场亮相,他也因此成为历史上第五位出战过欧联杯的中国籍球员;此后的四年时间里,高雷雷先后辗转澳超惠灵顿凤凰、芬甲古迪比、MLS明尼苏达群星俱乐部,2011年03月06日,高雷雷第一次宣布退役。

2015年10月,心中仍然怀揣留洋梦的高雷雷宣布复出,这一次他的目的地来到了伊比利亚半岛的西乙赛场,先后效力科尔内利亚、胡米利亚、蓬费拉达、埃斯特雷马杜拉;2020年07月12日,40岁的高雷雷终于上演个人西乙处子秀,赛后志得意满的高雷雷随即宣布正式挂靴。

其实从2011年第一次挂靴到2020年的正式挂靴,期间的9年时间里,“半退役”状态下的高雷雷一边体验着足球运动的快感,一边享受着国外足球联赛的纯粹,还一边致力于国内的各种公益慈善事业。

从汶川地震、武汉疫情捐款捐物,到奔赴云南山区兴建希望小学、再到捐建以自己球衣号码“21号”为名的足球场,在众多的公益事业当中都少不了高雷雷的身影,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四川马边支教时,高雷雷与同样热心于公益事业的著名歌星马郁一见钟情并最终步入婚姻殿堂。

当然,怼天怼地的性格也始终是高雷雷“非主流”的专属标签,诸如:炮轰恩师沈祥福、声援澳洲跑步女、揭露02世界杯国足名单黑幕等众多事件均出自高雷雷之口;无论如何,在如今同质化严重的中国足球大环境下,似乎确实少了一些异类的声音,衷心祝福高雷雷今后的人生一帆风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