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球队连冠年轻选手丰收大学生篮球联赛期待更上一层楼

新华社北京8月9日电题:清华球队连冠,年轻选手丰收,大学生篮球联赛期待更上一层楼

7月31日,第24届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男子一级联赛全国总决赛落幕。在中国男篮职业联赛(CBA)2022年新球员选拔大会上第一顺位被选中的王岚嵚,率领清华大学队实现三连冠。获得亚军的广东工业大学队也创造了队史最佳战绩。

在2022年CBA新球员选拔中,20名被选中的球员有12人出自大学生联赛,可谓是大学生篮球的丰收。随着篮球体教融合的深入,名校竞争的格局预料将会延续,也期待大学生联赛在优秀竞技人才的培养、输送等方面更上一层楼。

清华男篮夺冠当晚,清华大学体育部主任刘波跟教练和队员们聚在一起庆祝了一番。

“男子三连冠和男、女双冠在大学生联赛历史上比较少见,我们很高兴,这也算是清华大学在篮球体教融合方面的阶段性成果,”刘波说,“结果虽好,但过程并不容易。男篮决赛很激烈、很精彩,我们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女篮连续三年跟北师大打决赛,这次拿冠军也有对方主力中锋受伤的因素。不管男篮还是女篮,我们并没有绝对夺冠实力,要看到自身的问题和差距。”

刘波认为,清华男、女篮取得佳绩有几方面原因。“首先,中国大学生篮球氛围越来越好,关注度越来越高,连接职业联赛的通道越来越通畅,整体水平也随之提升。第二,教练的因素很重要。清华男、女篮都是在换了教练之后取得了进步。男篮2016年第一次拿冠军就是请了王德礼,他是当时大学篮球界最有能力的教练之一。后来王导年龄大了,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陈磊,觉得他年轻、干劲足又有在北京首钢打CBA的经历,事实证明效果不错。女篮的董指导(董志权)也不错,带队拿了两次冠军。后来他年龄偏大,我们想找水平高、有职业队和国家队经历、年富力强、认同清华理念的教练,正好杨半伴已经在清华大学工作,就选择了她。陈磊和杨半伴的成功,离不开老教练的帮助。像经验丰富的王导给陈磊当顾问,杨半伴我们也给她找了原来北大女篮的主教练马宗青做帮手,他们的配合都非常好。此外,校领导的重视和后勤、保障、教练团队的建设也非常关键,现在我们的男女篮教练团队基本上是5个人的配备,yobo体育官网下载除了主教练、助理教练、顾问之外还有队医、体能教练等。”

在本届大学生联赛中,清华男篮在不少场次中采取12人轮换,雄厚的人才储备让人印象深刻。在对阵广东工业大学的决赛中,清华男篮内线的“板凳深度”和身高优势也为他们赢得了主动。一位大学生联赛资深教练说,最近7年一级联赛的冠军都被清华、北大夺得,像这样的名校在招生方面优势比较明显,一般大学球队能做到7、8人轮换就不错了,而清华大学没有进入12人名单的球员放到其他一些队伍也有可能是主力。未来几年,清华大学仍然是夺冠热门。

据江苏肯帝亚俱乐部总经理史琳杰介绍,前两年清华男篮主教练陈磊曾带队到江苏与肯帝亚男篮打交流比赛。当时,肯帝亚男篮派上了一线队的年轻队员,只有少数几个主力没有出场。在这种情况下,双方互有胜负。

“当时我们聊天就说,以清华的阵容会连着拿几个(大学联赛)冠军。”史琳杰说。

除了场均净胜对手30多分的清华男篮之外,本届大学生联赛最抢眼的当属广东工业大学队。在和清华大学的巅峰对决中,在绝对核心陈国豪早早身背4次犯规、第四节开始不久被罚出场的情况下,广工战斗到最后,仅以3分惜败。

上文提到的资深教练说,清华大学的综合实力更高一筹,而广东工业大学队的优势在于经验丰富。由于广东省的篮球氛围好,不仅有省级联赛,还有东莞联赛和一些3对3赛事,包括陈国豪在内的一些广工球员参赛机会很多,一年比赛的场次是其他一些队伍的几倍。

“心理素质跟经验密切相关。阅历丰富了,什么场面都见过,遇到什么样不利的局面都能处理,而且不慌,这些都是教练员教不了的。”

清华大学的队员来自全国各地,而广工的队员绝大部分出生在广东,其中又以来自东莞的最多。如果按高中母校来算,广工的队员主要来自东莞四中、东莞光明中学、深圳市第二实验学校等广东省内的中学。

深圳新世纪篮球俱乐部副总经理鲁君说:“广东整体篮球氛围好,社会赛事多,广东工业大学的队员比赛经验很丰富。从中学来看,东莞四中、东莞光明、深圳二实、广州番禺中学、广东省实验、龙城高中等都有很强的实力,跟3家广东的CBA俱乐部也有不同形式的合作。很多校园球队里打得不错的孩子,也曾在俱乐部梯队训练过,只不过家长选择孩子成长的路径不同。广东工业大学球队的强大,跟这里的篮球土壤有关。”

史琳杰说:“广东篮球从上到下包括社会面培训形成了一个小的闭环,不仅小孩愿意练篮球、方便练篮球,而且企事业单位都愿意参加篮球赛事,因此球打得好容易找工作,球员从‘产’到‘销’都不愁。广东是经济大省,有3家职业俱乐部,省体育局和篮协也非常优秀,这样的篮球生态是逐步形成的,不是其他地方可以简单照搬或者移植的。”

广东工业大学体育部主任龚建林说:“我们的篮球氛围,在全国高校中肯定是最好的之一。我们有院系篮球联赛,正常是从10月份到第二年的4月份,分成常规赛和季后赛。我们还有三人篮球赛、班级篮球联赛,普通学生大一第一学期的特色课全是篮球,我们是把篮球当成‘一校一品’来做。人多的时候,80多片篮球场都是满的。高水平的运动员毕竟是少数,体育和教育更重要的是要面向全体、面向人人。”

据龚建林介绍,广工的内线核心陈国豪在校内人气很高,不同校区都曾邀请他去和同学们做交流互动,校队对于校园篮球文化有很强的推动作用。

龚建林坦言,决赛之前他曾有过球队可能夺冠的预感。陈国豪在场上有很强的牵制作用,他被罚下之后,本队的篮板球还是有些吃亏,没有他的牵制外线也更加困难。龚建林也向清华大学表示祝贺:“祝贺他们男子三冠,尤其是本届男、女双冠,清华大学的体育教育在全国高校中也是领先的。”

在2022年CBA新球员选拔大会上,来自11所高校的12名球员被选中。在近几年的CBA联赛中,王少杰、祝铭震、张宁、朱松玮、袁堂文、黎伊扬等大学生球员也获得了稳定的出场时间。

不过,上文提到的资深教练认为,在本次选拔大会上被选中的大学生球员中,除了王岚嵚之外其他人要想在CBA闯出名堂难度很大。

“CBA新球员选拔大会搭建了很好的平台,给了更多热爱篮球的孩子圆梦的机会。不过,线%以上在初中阶段就被俱乐部选走了,内线球员更是如此,”他说:“当年的万圣伟在大学联赛是‘巨无霸级’,但到了CBA却很难给球队提供实质性帮助。王少杰在大学联赛是‘天花板级’球员,在CBA还是暴露出了一些短板。像陈国豪这样的内线球员在大学生联赛中非常出众,但将来想在CBA打出高水平就会比较费劲,因为他不具备外线持球能力,打大前锋身体对抗能力不够,打中锋就更难了。大学生联赛已经可以为CBA输送人才,但离输送顶尖人才还有距离。”

史琳杰也认为,从成才比例来看,还是俱乐部青训更高。到目前为止,国家队队员基本上全都是俱乐部青训和原来的专业体系培养出来的。

根据2021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规范高校高水平运动队考试招生工作的指导意见》,2024年之后高水平运动员招生的文化课成绩门槛将显著提升。史琳杰说,政策的变化可能会改变篮球苗子的去向。

“前些年好的苗子往大学去的趋势很明显。但是,新政出来后,篮球人才可能会从校园往专业体系和俱乐部梯队‘回流’。以前打球好的孩子可以上名校的非体育类专业,毕业后好找工作,新的政策改变了这种情况,很多人文化课成绩可能会不够,要想打球和学业都出色太难了。”

CBA浙江稠州银行俱乐部总经理方俊认为,篮球体教融合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比如,在大学生球员的选拔年龄问题上,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应当有所放宽,这样大学生球员进入CBA联赛后会有更大的成长空间,也能避免个别俱乐部私下从大学“挖人”。

他说:“大学生球员基本上是毕业之后参加选拔,那时已经23、24岁甚至更大了。进入CBA后,他们的上升空间有限。从训练的质量和水平来看,目前大学球队与职业俱乐部还有较大差距。如果他们能早两年参加选拔,发展潜力会大得多。”

方俊表示,各俱乐部梯队培养的球员中,有些没有进入CBA联赛的也通过体育单招的形式进入了体育类院校。但是,目前体院的队伍并没有大学生联赛参赛资格。他建议大学生联赛也应该向体院队伍敞开大门,比如在一级联赛总决赛中给体院杯赛事的队伍若干名额,这样大学生联赛就能真正代表中国大学生篮球的最高水平。

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副主席申震表示,大学生联赛一级、二级、三级联赛的参赛资格有不同的身份界定,这样的身份界定从基层赛延续到总决赛。例如,一级联赛的参赛队伍主要是享受高水平运动队招生政策的院校。体院杯的比赛资格体系跟大学生联赛有所不同,他们的参赛队员入学前在职业俱乐部梯队注册过或参加过专业性赛事,有些还跟俱乐部签订过劳动合同,这样的大学生群体是客观存在的。针对将两项赛事进一步融合的建议,包括放宽大学生球员参加选拔的年龄限制的建议,大体协在听取各方意见、与中国篮协充分交流沟通的基础上会综合研判。(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