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2021年《王者荣耀》世界冠军奖金约是诺贝尔奖的三倍?

你拿了诺贝尔奖,不说国家赞助商实业集团这些巨佬的资金支持了,其他国家科研团队想学习一下都要掏钱,专利租用,实验室租用,光这些费用是多少?想过没有?

嗯,你拿了世冠冠军,有啥用?除了赞助商给个赛事冠名,其他国家的队伍线上约个训练赛?现在K甲,TGA的队伍约一场才多少钱兄弟?说真的,一年十万块钱,我每周给你安排3-4场世冠水准的训练赛

十万块钱你约个莫言我看看?你约出来我掏钱都行,我这边赞助商多了去了,十万块钱,你约一个诺贝尔奖的大佬来西宁转一圈,我给你三十万的好处费行不行?

要这么操作咋不去搞LOL的S赛啊,起码S赛的规模比世冠不知道要高多少倍。

但是偏偏就有些那种十分恶劣的钓鱼人,把两个看似有相关性的东西放在一起,实际没有任何可比性,然后就可以直接引战了。

诺贝尔:但我的社会与行业影响力无敌,而且是积极正面的。如果我的获奖者也搞代孕,负面曝料分分钟就被压下去你信不信?都不需要ta本人公关团队出动的那种。

诺贝尔:但我的社会与行业影响力无敌,而且拿一次就足够获奖者借着名声到处演讲代言挂名赚一辈子,只要ta本人不犯原则性错误就行。不像你,就算拿了FMVP,碰到林教练照样得无条件去替补席看饮水机。

诺贝尔:但我的社会与行业影响力无敌,只要拿一次诺贝尔,哪怕余生全在摸鱼,也一样是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万千拥趸追随。不像你,哪里都有刀斯林,唯独你DotA2客户端里没有。

就比如题主说的诺贝尔奖,哪怕它的奖金是0,一样会是全世界各路顶尖人才抢着争取。

往大了说,只要能拿一次诺贝尔奖,那ta就有望实现更多更宏大的科研目标理想,因为“诺贝尔奖”的头衔让他有了无可比拟的科研资源调动能力,

正如@水户洋平说的,诺贝尔奖的实质是荣誉和科研领域的话语权,一个诺贝尔奖可以拉动的科研经费和融资,把整个KPL买下来都不是问题。杨振宁关于科学技术的一句话,就能关乎到成千上百顶尖科研人员的饭碗。

往小了说,只要能拿一次诺贝尔奖,那足够保证ta这辈子的余生财富自由,ta完全可以靠着名声四处演讲,代言,或者挂名做一些科技公司的“顾问”,名利金钱无穷无尽。

总之,电竞比赛的高奖金池,比如这次王者世冠的5000万,它是对王者电竞更高志向的肯定,也愿意通过高奖励支持到更多的队伍,尤其是KGL和一些国外队伍。

但确实这奖金高低和社会影响力及更多的附加价值还没有产生强相关,还不可混为一谈哦。

其实答主的意思应该是:凭什么一个《王者荣耀》比赛的奖金,比世界第一含金量的诺贝尔奖的奖金还要高三倍?

真的很无聊诶 ~ 天天打王者荣耀打傻了吧~ 有些网民是这样的,现在是站在科学家的一边,替科学家们打抱不平,等哪天报出来说,哪个教授有几千万上亿的身家,又得怀疑为什么一个做科研的人有这么多钱???是不是贪污我们纳税人的钱了???

我们国家多渴望得诺贝尔奖呀,你不知道么?屠呦呦获奖的时候,当时全班一起看表彰大会,诺贝尔奖得主都会提高到民族英雄的地位的,国家以后肯定会把她捧手心里,要啥资源,就给啥资源。

《王者荣耀》的世冠赛奖金 5000 万,其实仔细想想也还好,毕竟有广告商赞助,在企业家眼里这些钱确实不算什么,毕竟这是生意。

但是诺贝尔奖不是生意,奖项的 ”含金量“ 这个金字,显然不能用金钱去衡量。

还有一点,那就是诺贝尔奖金的来源。诺贝尔奖成立到现在 120 个年头了,奖金的钱究竟是谁在出?

1866年,炸药问世,他的发明者——瑞典的发明家、化学家阿尔弗雷德·伯恩哈德·诺贝尔,他去世之后,留下了 3323 万瑞典克朗遗产。

1896年诺贝尔去世,在他的遗嘱里有这么一句:“请将我的财产变做基金,每年用这个基金的利息作为奖金,奖励那些在前一年度为人类做出卓越贡献的人。”

1901年,将 3100 万瑞典克朗用来创办诺贝尔奖,3100万瑞典克朗是本金,本金产生的利息和投资获得的收益,就是诺贝尔奖金的来源,其实奖金现在是越发越多的。

当时莫言拿的奖金也不低呀,2012 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当时独享了800万瑞典克朗的奖金,约合750万人民币,当时能在北京三里屯买一套 200㎡ 的房子了,更别说成名之后,背后隐藏的巨大的社会资源了。

所以与《王者荣耀》或者其他的一些比赛的奖金比较,都毫无意义,更别说一个诺贝尔奖的科研项目的资金,已经可以把 KPL 买下来了。

提出问题之前,你知道诺贝尔奖的影响力是什么,而世冠的影响力又是什么吗?这真的只是用钱来衡量的吗?如果你不懂,那我可以给你说个故事。

盛唐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你知道吧?上到奢靡繁华,下至无人饥渴。而举办玩乐活动也是那时候常有的事情。尤其有一项活动名为斗鸡,深得青年人喜爱。

恰好你家以养鸡为生,从小斗得一手好鸡。每年你必定参加斗鸡大赛。而这大赛也不负你所望,给出的银子一年高过一年。

凭着你绝妙的斗鸡技术,几乎每年都得冠。得来的大笔银子让家里换了宅子,扩大了养鸡的生意。来找你家要货的酒楼也多了起来。你觉得你就能以斗鸡为生,你是个斗鸡名人,去哪儿都吹嘘着自己的一手好本事。

而此时,有位书生天天寒窗苦读,醉心研究着各种文学理论。到了京城选举的日子,这个书生一路披荆斩棘,终于跪在大殿之内,冠了一朵官纱帽。

你继续孜孜不倦的到处参加斗鸡大赛。你的实力一天不如一天,后生研发出各种新型战略,把你的鸡赶的到处乱跑。你已经不能担保每年都拿下冠军了,钱也开始捉襟见肘了。

有一天,你所在的县城里感染了瘟疫,人员死伤无数。你的鸡场也不可避免。酒楼倒闭,你就再也没有收入来源,更勿论斗鸡了。而偌大的宅子也不能让你幸免瘟疫。在你绝望之际,来了一批大夫,他们拿着新型的药材治愈了你和县城。

你疑惑这批大夫从何而来,他们说是受殿里的状元爷命令而来。而这位状元,当年也不过是一位书生而已。

世冠就像是斗鸡活动,诺贝尔得奖者就像是书生。一个只是娱乐,另一个却能作出巨大影响。钱在这一刻的重要性早已抹去,因为它从来无法衡量诺贝尔这个奖项的重量。那又怎能,相同比之?还问怎么看奖金多出3倍?着实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