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历史:8支山东球队将参加2022中国足球三级联赛 中国足球凛冬中这里孕育着希望

2022中超联赛开赛在即,共有8支球队参加三级联赛的山东成为职业球队数量最多的省份。从甲A元年到中超时代,山东足球经历过坎坷也收获了荣耀,山东职业足球发展现状如何?支撑山东职业足球发展的根基何在?在职业化进程中,山东足球又有哪些挑战与困惑?《解码山东职业足球》专题报道将带来全景呈现。

新赛季中超大幕将于6月3日晚开启,已南下海口的卫冕冠军山东泰山队踏上崭新的征途。

新赛季中甲的开赛日期已经基本确定,新赛季中乙开赛时间尚未官宣,但也即将启幕。尽管中国足球各级职业联赛仍有着诸多问题,仍存在着部分“先天不足”,但能够开赛本身就足以令人感到鼓舞与振奋。

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国足球这寒意袭人的凛冬当中,山东足球正焕发出蓬勃的生机。或许,在齐鲁大地之上,正孕育着中国足球迎回春天的希望。

2022年中国足球三级职业联赛参赛球队名单中,总计56支球队,其中,山东球队多达8支,占总数的七分之一,这一数据位居全国首位,也创造了山东职业足球的历史。

这8支山东职业足球队分别是:中超球队山东泰山,中甲球队青岛青春岛、青岛海牛、淄博蹴鞠,中乙球队济南兴洲、青岛红狮、泰安天贶、淄博齐盛。此前,已获得准入资格的青岛队,宣布退出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但淄博齐盛递补进入中乙,使得山东职业足球队的数量依然维持在8支。

上赛季中冠联赛中,济南兴洲夺得冠军,泰安天贶获得第三名,都拿到了中乙入场券。淄博齐盛则在中冠决赛阶段比赛中排名第六位,得到了与中乙球队进行升降级附加赛的机会。在升降级附加赛中,淄博齐盛以2比4不敌同省兄弟中乙球队青岛红狮,未能拿到中乙参赛资格,但最终淄博齐盛还是递补升入中乙。

这8支球队中,青岛独占3支球队,分别是青岛青春岛、青岛海牛、青岛红狮;济南拥有两支球队:双冠之师山东泰山、中乙新军济南兴洲;淄博同样拥有淄博蹴鞠、淄博齐盛两支球队;泰安则迎来了历史上首支职业球队泰安天贶。仅从球队数量上看,拥有3支球队的青岛,凸显出足球城的深厚底蕴。

青岛青春岛公布的球队大名单中,有多达16名青岛球员,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青岛火热的足球氛围。青岛青春岛主帅周新在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直言,球队中多是岛城子弟兵,有着很直接的优势,球队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比较好。

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在山东省足球运动协会注册的足球运动员总人数为974人,其中职业运动员187人,业余运动员787人。

无论是职业球队的数量还是质量,山东足球均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就某种程度而言,山东足球之所以能不畏严寒地茁壮生长,是因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山东足球的决策者、参与者们,都异常重视青训。毫无疑问,这其中最为典型的榜样,就是上赛季成就双冠伟业的山东泰山。

在金元足球风暴席卷中国足坛的年月里,泰山队始终不为外界环境所动,保持理性,忠于理想,遵循足球规律进行运作,稳定而持续地投入,默默地耕耘青训。泰山队时隔15年再夺双冠,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部青训史,青训的背后,是稳定,是坚持。所以,当金元足球的泡沫破裂后,泰山队的坚持与坚守,乐鱼体育app下载客户端也得到了回报。

统计数据显示,泰山一线人出自自家青训体系,而韩鹏、周海滨、矫喆等教练组成员,身上同样打着足校的烙印。据不完全统计,山东泰山青训体系培养出的球员占据中超本土球员的10%,各级国家队中,山东泰山一线队以及山东泰山青训体系贡献的国脚多达53人。

作为山东足球的一面旗帜,泰山队过去这些年间一直兢兢业业地扮演着带头大哥的角色。近年来,泰山队与省内兄弟球队之间的交流日益密切,当下的各支山东职业球队中,都不缺乏泰山队元素。这一点在中乙新军泰安天贶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球队主教练刘金东、俱乐部体育总监侯志强,组成了球队前进道路上的管理核心,他们身上都打着深深的泰山队烙印。对山东足球而言,泰山队球员以租借、转会的形式驰援各兄弟球队,算得上是双赢。一方面,造血功能强大的泰山青训,承担起为山东足球发展“供血”的重任,帮助各支兄弟球队提升了球队的整体竞争力;另一方面,泰山队通过将年轻小将们有计划地外租练级,帮助年轻人得到更多出场机会,有助于他们的成长与提升。

在领头羊山东泰山的引领、带动下,多支山东职业足球球队的青训也都搞得有声有色。青岛海牛俱乐部与教体局展开全面合作,建立了“训练、竞赛、保障、评价、文化、品牌”6大体系,建立A/B/C三类校园足球工作发展、推广模式,在市内各区广泛建立了一百多所校园足球试点学校,俱乐部还与陕西志丹县、河北、内蒙古、延边等省市建立合作,不断完善俱乐部青训体系,扩大青岛足球影响力;青岛青春岛正在不断完善青训体系,目前已经组建了4到5个年龄段的完整梯队,且已经发掘了一批不错的好苗子;淄博齐盛也依托当地的瀚文中学,尝试打通校园足球与职业足球之间的壁垒,希望探索出一条职业足球带动校园足球发展、校园足球助力职业足球青训的路子

正所谓居安思危,山东足球发展过程中存在着的一些隐忧,也需要给予足够多的关注。比如,部分球队面临着训练场地短缺、寻找商业赞助困难等实际问题,比如,受疫情影响,青少年赛事的数量、质量均出现下滑。这些问题,都需要决策者们予以足够的重视。而这些问题当中,最为关键的是很多低级别联赛球队身上,仍背负着颇为沉重的生存压力。

目前看来,各支球队尽可能地推动完成股权改革,是解决这一问题的良策。如果能够顺利完成股权改革,那么,球队运营受投资人个人的影响将相对减少,球队人员、政策的稳定性也将有所提升。

很多山东球队也在积极探索着适合自己的经营之道。济南兴洲总经理张晓波这样告诉新黄河记者:“我们是从业余球队一步一步走到职业联赛这一层面的。在俱乐部运营上,和老牌职业俱乐部之间肯定还有很大差距。我们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不断地学习,借鉴其他球队的成功经验,希望能摸索出适合自己的生存之道。”

我们相信,只要一如既往地重视青训,尊重足球发展规律,积极探索俱乐部可持续发展机制,山东足球必将为中国足球走出低谷贡献不可忽视的力量。在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淄博齐盛俱乐部的投资人陈连贵这样表达了自己的信心:“在此之前,中国足球经历了金元足球的疯狂。在我看来,金元足球泡沫破裂是必然的,因为它不符合足球的客观发展规律。确实,中国足球现在处于一个低谷期,但我想,任何事物的发展,都要经历一个曲折发展的过程,足球自然也不例外。中国足球只要找准了方向,找对了路子,我相信一定能走出低谷,我对中国足球的未来依然充满了信心。”

原标题:创造历史:8支山东球队将参加2022中国足球三级联赛 中国足球凛冬中,这里孕育着希望